当前位置

qyt的博客

幸福是什么

幸福有很多种。

对我来说,在目前这个阶段,能去现场看国际米兰的每场比赛,那就是幸福。

如果去不了现场,在电视上看,那也是幸福。

如果电视不转播,在各种媒体上看赛后结果、评论,还是幸福。

如果以后成绩不好了,没事时回忆回忆这几年的幸福,静候下一次的辉煌,依然幸福。

——写于意大利杯四分之一决赛 89 分钟打入致胜一球 2:1 淘汰尤文图斯之际

Topic: 

衙门酒肉臭

大概一个半月前的一天夜晚,正是寒潮来的时候。下班穿过桥底下时,无意往桥墩之间的黑暗避风处一瞥。等过去几米后,才意识到刚才看到了什么。一双脚,一双人的脚。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晚上已经零下好几度了,露宿街头,这种事听的多,可真正看到了,感觉完全不一样……我想掏出钱包里所有的钱,折回去,让他去买一床被子。可是,我不敢,我怕回去看到的是一个冷冰冰的物体。我为我的怯懦恨恨不已,暗自祈祷上苍保佑每一个无家可归者。

第二天,太阳很好,气温回升了,鼓了好几次勇气,在路过桥底下时看了一眼昨天那个位置。那双脚不在了,长出一口气,心中压了一晚上的石头总算移开。

感谢刘德军 @l5d,感谢这个 NGO,募捐——流浪人员爱心服务(中英文),可以让我尽一点绵薄之力。当然,还要感谢支付宝,你真的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

谨以此文纪念那位卖火柴的小女孩。

Topic: 

RAW 初探

上个星期随便拍了几张 dada 的,回来在电脑上看,挑出个人觉得最好的两张。

画画

磨刀不误砍柴功(蜡笔)

这两张其实拍出来时有点过曝了。

IMG_0542        IMG_0545

我的相机的预览功能,也许是液晶屏亮度调的不够高,没有看出来过曝,拍的时候还怕光线太暗,把 ISO 调成 800,实际上完全可以用 400 的 ISO。回来在电脑上看,发现问题了,幸好同时有 RAW 的文件,用 RAW Therapee(居然有中文版)减少曝光,增大一点对比度,降噪,太多的操作我也不懂 :$ 感觉效果很明显,背景变黑了,更突出被摄主体了。而且学了一招在家里就能安排出这种对比强烈的光线,真是意外的收获。

IMG_0542        IMG_0545

决定以后把 jpg 的输出调成像素最少质量最低的那种,只用来预览,碰到好的,都用 RAW 出片了。

Topic: 

淘宝上的“敏感词”


前两天,在淘宝上买了一个装单反的包,有点波折,不过卖家服务挺好。我在双方互评的时候,想写几句好话,赞扬一下他们。

写完提交后,系统提示“不允许在评价中使用日”,于是我只好改成“祝你们的生意蒸蒸曰上”

鸣谢:三表童鞋对此插图亦有贡献。(嘿嘿,最先是看到他的 msn 头像换成这个,创意很赞,等我想用了,他的头像已经撤了,于是自己 DIY 了一下)

THIS IS IT


大约在91年的暑假,我经常出没于家乡的文化宫。有一台街机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画面上只有一双穿黑皮鞋的脚,圆形灯光打在地上,脚往前走了几步,皮鞋后跟敲在地板上的声音很悦耳,突然那双脚跳了几个动作,脚面上散出发亮的晶体,最后两脚原地转了一圈,立在地上。这个造型定住并拖出几根水平的直线,变成一个单色的符号,随后,音乐声想起,游戏示例视频开始播放。在关与关之间的过场动画里,总有一个扎着小辫的女的尖叫两声。当游戏主角陷入重围时,可以放出“绝招”,全屏的人跟着他一起跳舞,舞蹈结束时,他将帽子一甩,一道光在屏幕上快速扫了一遍,敌人都被消灭了。游戏进行中每关都有节奏感很强的歌。这些就是 Michael 给我的最初印象。好几年后,我知道了那些歌的歌名——《BAD》、《Beat It》、《Smooth Criminal》。

大约是93年左右,集市到处的摊上都在卖一个封面很有特点的磁带,我印象深刻,却没产生买的想法。家里有本杂志,彩页上有他黑白的剪影。另外有一盘格莱美的精选,里面有《We Are The World》和《Beat It》。哥哥大学放假带回来了我曾经在集市上看到《Dangerous》磁带专辑以及录像带,那时我也高中了,对这些自然毫无抵抗能力,迈克尔杰克逊自此进入我的听歌范围。记得那时有一个可以罩住耳朵的耳机,听《Dangerous》这首歌尤其爽,每一个鼓点都好像敲在心上,听了这么多中文歌英文歌,能产生这个效果的只有这首歌。《Dangerous》专辑做得精致极了,封面上所有的图案都分成一小块一小块印在里面的歌词与歌词之间,歌词本身印得也很有特点,居中对齐,这种排列方式在方块字的歌词上是没有见过的。录像带带给我的震撼就不用说了,演唱会上各种梦幻般的创意令人叹为观止。总之,中了毒后,就赶紧恶补吧,《BAD》《Thriller》以及《Moon Walker》等,一遍又一遍。

到了他出《History》的时候,我们的信息总算与时代同步了。可是他似乎也开始步入下坡阶段。不断地被媒体消费,各种负面新闻层出不穷,深居简出的他变成了一个怪人。再就是最近的伦敦告别演唱会,轰轰烈烈的筹备阶段突然传出他的死讯。老实说,听到这个消息,我并不吃惊。其实,一直以来,在世界巨星中,有两个人,哪天早上起来,有人告诉我他们死了,我将坦然接受,因为我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一个是 Michael Jackson,一个是迭戈马拉多纳。

Michael 的那些歌啊,再听的时候,我仿佛看见了台灯下带着大耳机做作业的我;我仿佛看见了少年时电视前目瞪口呆的我;我仿佛看见了集市上徘徊在磁带摊边的我;我仿佛看见了街机厅里没有钱只好眼巴巴看别人打游戏的我。那些青春岁月跟随着他的歌声而逝去,那些青春岁月也因为有他的歌声相伴而鲜活可忆。

终于,时间来到现在,《This Is It》让我在电影院里见到了几个月前 Michael 的风采,虽说有一些瘦削,但是精神很好,怎么也不像一个媒体所说的病人、怪人。在彩排的时候,他有两句口头禅,一句 This is it,一句 God bless you。他谦逊、认真、坚持、富有感染力。他为了演唱会,精心地给一些老歌拍了新的 Music Video。可是这一切,却只能通过电影这种方式展现给全世界的歌迷。看电影的时候你能想象到,这将是多么完美无暇的告别演唱会,看电影的时候你也会想起张国荣,他们留给世界的缺憾,永远让后人唏嘘……






Topic: 
订阅 RSS - qyt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