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qyt的博客

奇怪的光柱

昨天下班路过上地环岛,有一个建筑物顶上射出的光柱令我困惑到现在,因为这个光柱有长度!

小时候玩手电筒,往天上照,光线由强变弱,最后渐渐被黑暗吞没。可是昨天见到的光柱在某一点突然就截止了,像被夜空中什么看不见的幕布挡住,在上面打出一个亮一点的白斑。

从过马路到去等车这一段路我一有机会就抬头观察这个光柱,就像天上出现了 UFO,可是旁边的人却没有往上看,是没瞧见?还是熟视无睹?还是根本就没心思考虑这个问题?

更新:一个可能是光打在了云上,不过云怎么会这么低?

Topic: 

生成 Google 翻译效果页面工具

这个题目有点长还有点拗口似乎。

话要说到去年底我翻译的这篇 web.py 0.2 教程,这个页面发布不久后,收到一封陌生人的 email,问我这个页面是手工做出来的,还是用工具做的。我据实回答。他说能不能做个工具自动做呢?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平时也很少翻译东东,所以就不了了之。但他的“拷问”倒是一直敲打着我。

最近 jQuery 玩了玩,于是做了这个工具来练手。如果要做到跟被翻译的页面风格一致,应该要另写一个程序去解析页面,把什么 <h1>、<p> 之类的拆出来,万一页面要是用 <div id="..."> 去控制格式,那就更不知该如何处理了,困难不小,头比较大,没有继续这个更高的需求。

欢迎有需要的人试用生成 Google 翻译效果页面工具

Topic: 

jQuery 初探

附件大小
HTML 图标 input_replace_span.html1.7 KB


记得两年前刚开始玩 flickr 的时候,贴心的使用体验一下子就征服了我。其中对一个更改照片主题的效果印象尤其深刻:鼠标移到照片的主题上,这条文本背景变成淡黄色;左键点击,文本变成输入框;输入新名字后回车,名字更改完毕。整个过程不像在操作网页,倒是像在使用文本编辑器。

由于对 html,javascript 所知甚少,隐藏在这神奇效果后面的技术令我叹服不止且念念不忘。随着后来看了一点点 Ajax 方面的东东,感觉到这应该是页面上的元素替换。这两天尝试了一下 jQuery,想起了这个当年让我耳目一新的页面效果,实现之:

  1.  
  2. $(document).ready( function() { //网页 ready 后加载此方法
  3.     $('span[id=email]') //定位到<span id="email">元素
  4.         .mouseover( function() { $(this).css("background-color",
  5. "#ffff90") }) //鼠标移上<span id="email">元素后改其css里background-
  6. color的值
  7.         .mouseout( function() { $(this).css("background-color",
  8. "white") }) //鼠标移离<span id="email">元素后改其css里background-
  9. color的值
  10.         .click( function() { //给<span id="email">元素绑定 click 事件
  11.             var origEmail = $(this).text() //取得<span>元素包含的文本
  12.             $(this).hide() //隐藏自身
  13.             $('<input name="email" value="' + origEmail + '" type="text"/>') //创建
  14. 一个<input>元素其值为原来的 email
  15.                 .appendTo("div#email") //把该元素添加到<div id="email">中
  16.                 .focus() //把焦点移到该元素上
  17.                 .keydown( function(ev) { //绑定 keydown 事件
  18.                     if (ev.which == 13) { //回车的键盘 key code 为 13
  19.                         var email = $(this).val() //取出<input>元素此时的值
  20.                         $(this).remove() //移除该<input>元素
  21.                         $('span[id=email]').text(email).show() //显示
  22. 原来的<span>元素并将 email 添加其中
  23.                     }                  
  24.                 })
  25.         })
  26. })

完成后,心情一阵悸动,哈哈,好久没这么爽了,两年来压在心头的谜团就这么解掉了。

示例页面:input_replace_span.html

更新:

上面的代码是精炼过的,本来面目可不是这样,花了许多时间 refine,将收获总结如下

1.用 hover 的方法可以替换 mouseover 和 mouseout,将两句话写在一句里面。但是在这个地方,hover 却还有些问题,input 变成 span 后,有时鼠标不在 span 上,它的背景色仍然是淡黄色(Fx 有此问题,IE 没有)

2.attr 修改属性的方法固然好,但是对于 style 属性因为 css 里面又有各种描述,所以 jQuery 做一个 css 方法不是白做的,理由见回复

3.在匿名函数里面,本元素用 $(this) 表示就 ok 了,没必要再用 selector 定位一次

4.span 在被 input 替换的时候,不用 remove,只用 hide 即可,到需要它的时候再 show 出来。这种方法明显对性能有好处,否则如果 remove 掉再 appendTo 进来时,还要重新绑定一系列事件响应函数

5.jQuery 的 API 文档里面对事件响应内的匿名函数的参数没有言及,它是可以传递参数的,代码里的 keydown 事件就传了 ev 进去

6.对于键盘响应的 key code,Fx 和 IE 支持的标准不同,网上的示例基本都是 key=window.event?ev.keyCode:ev.which 这样解决的。jQuery 包装了一层,所以在这里用 ev.which 即可

7.可以将 appendTo,keydown,focus 这些函数写在一条语句里面,不过保证性能的同时也要兼顾代码可读性

Write Less, Do More. Let's Go!

Topic: 

自问自答

问:你认为“江钻股份”股价多少比较正常?

答:25 左右,所以如果 20 买的话,它的上涨潜力还是很大的。

问:你认为中国目前股市如何?

答:还不错,虚假不错也是不错。

问:那这么说 25 的“江钻股份”应该也是有上涨潜力的?只不过没有 20 的上涨潜力大而已。

答:好像确实是这样。

问:能赚就行,你还非要赚得最保险赚到最多啊?!该买时就买嘛!!!

答:[沮丧的]一个星期不到,25 涨到 31 了,呜呜~~


生在江汉钻头厂,长在江汉钻头厂,上大学某一年,我厂改制变成“江钻股份”

Topic: 

火炬手一定要选出来?

看到选拔火炬手的新闻,气就不打一处来。

选选选,现在的中国太功利了,什么都选。难道当火炬手一定要有些才艺,一定要是一个不普通的普通人?

对于这种健康人都可以胜任的角色,我看用买彩票抽奖的方式抽出来比较公平。要让最普通的普通人能够亲身参与奥运才符合体育运动的宗旨吧。

举行这种选秀活动是为了挣钱的目的我还好接受些。如果中国奥委会或者相关的机构或者社会觉得非这样不能找出几个举着火炬跑两步的人,我看这个国家就完蛋了。

顺便说一句,如果统计到我的话,我一定是那5.1%中的一个。

Topic: 

笨到一定程度

前天交完水费,出了银行门在马路对面看到刚开张的"审美"直营店优惠,15块洗剪吹。进去感觉了一把,服务很好,连洗头的员工都是男的。师傅在理发时,他就站在旁边看着,伺候着,拿个推子,插个插头啥的,似乎是学徒的感觉。

目前开业酬宾100块办张卡,可以用7次,挺划算的。我接着打听如果恢复成洗剪吹30了办卡多少钱,回答说这个得等上面的通知。

办完卡,收钱的问我这次是用卡还是用现金,我想用卡打个勾多方便,不用拿钱找零啥的了,回答,那就用卡吧。收银的说,建议你还是用现金,卡可以留到以后30块洗剪吹的时候再用。

听到此话,顿觉自己智商相当之低,连连称是。

Topic: 

被浇了

如果去年算是被淋的话,今年这次肯定是彻底被浇了。

今天早上天气预报,晚上有雨,但是是北部地区。我开始以为是市区北部,但是预报员随即说是“延庆、密云等”,看看连昌平都还不算北部,那我这里海淀肯定就更不可能有雨了。没拿雨披,顶着烈日,上班去也。

我就没想想,昨天早上的预报昨天晚上是阴/云。可如果我昨晚进门晚十分钟,那肯定就是湿透透的下场。唉,没淋着所以也就没记着,今天现实无情地教育了我。

晚上在公司吃完饭,接着干了一会,比昨天下班大概迟了二十五分钟。出来就已经飘着小雨点了,天空不停的发亮,也不知是哪在闪电,耳边雷声不断,很闷也很远。钱包里还剩人民币一元了,本来想去银行取明天的饭钱,但感觉小雨点有变大雨点的可能,两三分钟都耽误不得,还是明早取吧。

过了一会,闪电更亮了,雷声也近了许多。尽管我已经以偏快的速度骑车了,但在走了估计60%的归程后,天上开始掉东西了,最头里一阵子下下来的似乎是冰碴子,接着变成豆大的雨点。我还在努力往前赶,觉得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找地方躲雨的后果,要么是等很久,要么是湿得更透。

雨越下越大,裤子开始紧贴在腿上,当我湿得七八分的时候,骑在一段有积水的路面上。后方疾驰过来一辆轿车,紧接着我看见一米多高的水幕扑向我的左半身。瞬间,这一侧就湿透了,而且还是泥水。我脱口而出一句很脏很脏的话,五秒内就恢复了平静,像刚才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我自己都很诧异怎么气消得这么快,应该是明白了现实——就算不被水溅着,我肯定也是湿透的下场,而且回去以后衣服肯定也要立刻洗。到路边停下,把手表手机钱包放进书包里。

雨更大了,身上已经湿透了,眼镜上的水来不及擦,所以我不得不用600来度的裸眼看路,这相对还看得清些。雨水把白天皮肤上分泌的汗冲进我的眼睛里,生疼。这时我已经开始享受这场雨了,为了安全,骑车速度也已减慢,我甚至吹起了口哨。计划进门后先冲个澡,眼前浮现起阿里斯顿的那个广告,虽然我们热水器牌子相同,但是他的是热水,我的是凉水 :(

停好车,慢慢走进楼里,浸透了水的衣服可能重了不止两倍,今天就偷个懒,不爬楼梯了。进了电梯,我冲着摄像头的方向傻笑,中控室的保安不知有没有看到。到了门口,为了尽量减少水滴在我的地板上,我在楼道里脱得只剩下小裤衩,衣服裤子直接团起来拿在手里,进门就直奔卫生间,先丢地上,然后再把书包从门口拎到阳台,将里面的贵重物品转移到干燥的地方。

关窗户,冲澡,洗衣服,上网,写blog,over

Topic: 

“家属”的定义

日子过得好快。转眼已过去整整三周。本来三周前就想好了所有语句,可是当时睡眠缺乏,身体疲累,晚上甚至手边没有电脑,这一拖就过了三周。

那天中午12点左右,以前同在天津、现在同在北京漂荡的前同事突然给我打来电话。一听说话就知道情况不大妙,全然不似平日爽朗有活力的样子,声音变得微弱而且不连贯。告诉我得了急性阑尾炎,目前正在医院看病。可能会随时需要人陪护。

到了下午2点半又给我打电话,说今晚做手术,我如果能请假就赶紧过去。ok,我赶忙请了假,可再给他打电话问他在哪个医院,竟然打不通了!!这个时候心情可真是焦急非常,不知道那边出了什么事。没有地址,我请了假去哪啊。想起他中午告诉我不是在安贞就是在中日友好。我打114查安贞医院的总机,然后问到挂号处的电话,可是挂号处的人说现在挂号的电脑正用着,没法查。正当我体会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的时候,短信来了。告诉我在中日友好医院,然后说刚才在地下一层,没信号。

打车直奔医院,到了的时候,他已经躺在病床上输液了。医院的“空气”永远不大好,见到的大部分人脸上都是愁云密布,呆在这的人,心情怎么也畅快不了。我跑上跑下拿化验单,跟他聊天解闷。因为炎症导致发烧,当晚就要做手术,然后才有退烧的可能。大夫不断过来问病情发展,不知道这是不是术前检查的步骤。

医生、护士一进门,先问“家属来了没有?”我连忙应声“来了,来了”,自己的称呼随即也变成了“家属”,他们叫“家属”去干这事,“家属”去干那事。傍晚六七点,大夫拿了个几张纸,读了半天手术可能出现的种种意外,类似于免责声明,这个本来是要家属签字的,因为我不是真正的家属,只能病人签了。我看院方这么郑重,连忙问了他家的联系情况,万一出了啥事,好联系他父母。

到了大概晚上十点多,推来一个下面有轱辘的经常出现在电视急诊场面里的床。我像电视里的家属那样推着床进了手术室,哦,不是,进了一个类似门厅的地方。这种地方本不该我进来的,一般电视里,家属都在门外面焦急的等待。感觉门厅再往里走像是中间一条过道两边并排排了好多小间,我估计每间里面都放一张手术台,我脑子里出现每个手术台上躺一个病人,旁边蒸汽缭绕,大夫拿着刀子、钩子给躺在手术台上的人开肠破肚。似乎前方右侧的房子是个澡堂,每个从里面出来的人头发都湿漉漉的,手上拎一件做手术穿的绿色的衣服,到门口后,用各种潇洒的姿势把衣服扔进边上一个大桶里,然后推门而出。看样子,洗澡是大夫护士做手术的最后一个步骤。

等到我这位同事被推进某个小间了,医护人员把我赶出门厅。我在外面看报纸,吃东西。看着吃着,门突然一开,里面传来“家属在么”,外面一堆人围上去,真正的家属把人推走。大概等了一个多小时,手术做完了。

回去打开下午租的一个窄窄的小躺床,被子一看太脏,索性不盖了,躺下就是舒服啊。不过一晚上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一个小时。

第二天早上起来,因为“家属”这个称号已经突然挂在我头上很久了,我就开始想一个问题——谁是你的“家属”?

父母是你的家属,可是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要立刻做手术,身边需要有家属,父母却远在老家。孩子是你的家属,不对,更准确地说你是孩子的家属。爱人是你的家属,这个应该差不太多。于是,我有了一个比较狭义的“家属”定义——如果二十四小时跟你失去联系,浑身感觉不爽的,试图通过各种方式非要联系上你不可的人,他/她就是你的“家属”。出现了我这位前同事的情况,最有可能在身边承担起家属称号的人就是他/她。

等我下午回到公司,距昨天悄无声息无缘无故从msn上消失已经整整过了二十四小时,我又偷偷摸摸地出现在msn上,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这二十四小时,我从人间蒸发了,我可以不告诉任何人我因为什么不见了二十四小时,也不会有人问我因为什么不见了二十四小时,这是该高兴还是郁闷?如果我去干了坏事,也许我应该为没有人监视我而感到高兴,可想到如果我出了意外出了事故,比方一瞬间失去意识,横在街边整整二十四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没人想得起来理我,这就不是郁闷而是悲哀和恐惧了。

但还是有一个人立刻问我怎么才上msn,怎么这么长时间没上msn。不是我的家属,我也并不感到意外。

还是张楚唱的好——没有家属的人是可耻的……

Topic: 
订阅 RSS - qyt的博客